混蛋猴子口_口

一个脑洞奇特的写手,沢田纲吉是我老公谢谢。至爱伏八,世界毁灭了也依然写着伏八,主要喜欢CP:伏八/胜出/出胜/轰出/前面的3P/奈因/晴艾/青黄/维勇/勇维/漠尚/忘羡/洛沈/新双黑等。(」゜ロ゜)」吃的比较杂,年纪大了除了伏八没有特别大的洁癖。

【维勇/奥尤】心之所向 Chapter.2

Chapter.2


  • 设定:漂流瓶设定,漂流瓶会去哪里会根据寄出的人的心走,即谓心之所向。【去到想去的人身边漂流瓶会变成金色星光,若无法联系到对方会沉底。】

  • Love & Life属于他们,OOC属于我

  • 信件类之后都会翻译成中文,英语苦手就是我。

  • 日更,之前走这里:

 ================分割线===============

维克托将那张回信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了——那甚至算不上回信,只是一张字条或者回复短信内容一般的东西,但光是第一次收到回复就令人惊喜,更别提其中的含义让人好奇不已。

Life,一个很简单的单词,意思却有好几个,生活,活力,生命……寿命。如果是联想到自己的话,生命或者寿命可能性更好高一些,毕竟漂流瓶随心而动,但如果真是如此……维克托突然对这位素未谋面的yuri感到深深的忧虑。

yuri啊……他也叫yuri吗?是怎么写呢?跟尤里一样吗?

维克托“啪”地将纸片贴在自己额头。

为什么我好像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女啊?

他决定给对方回信,顺便问问对方名字的确切写法。

 

这次维克托挑选了与上次截然不同的白色A4大小信纸,抬笔思索了一下后,他写道:

【Yuri:

展信愉快,很高兴这次能收到您的回信。我是V先生,你可以称呼我维克托,不知您该怎么称呼呢?尤里、或者有利?

期待您的来信。

                                                                                                Victor】

 

即使心里有千万困惑,维克托终究没把与life相关的问题问出口。他能感受到对方的淡淡渴求,但更多的还是抗拒。他打算先从日常交流开始,一点一滴增加之间的沟通和情感。

 

第二天回信就收到了,对方也改用了信纸,白底蓝线。

他喜欢蓝色吗?维克托猜测到。

内容很简单,只有短短三句话。

【维克托你好,我是勇利,不用称呼您的。】

 

勇利吗?真是个可爱的名字,维克托想。

于是他兴冲冲地跑去找尤里奥,大声宣布“以后就叫你尤里奥了”成功让对方炸毛踢翻凳子就差扑过来咬烂自己的脸了。

 

“尤里奥你真是太粗鲁了。”他揉揉被抓痛的手腕,“明明小时候一直跟在我后面叫‘哥哥’的。”

“去你妈的老秃子!滚蛋吧你!”纯种俄罗斯猫已经失去理智。

 

今天的雅科夫也在为小儿子的语言教养深深地担忧着。

 

维克托对自己新发现的细节雀跃不已,马不停蹄又给对方写了回信。

【勇利:

展信愉快。你的名字很可爱呢,其实我有个弟弟也叫yuri,为了区分你们我决定叫他尤里奥了。

话说勇利你喜欢蓝色吗?上次的用纸也是蓝色呢。期待你的回信。

                                                                                                Victor】

 

回信依然是第二天才到的,同样的时间,同样的地点……还有同样简短的话语。

【谢谢,尤里奥也很棒。蓝色很温柔。】

 

维克托不放弃,再接再厉。

【勇利:

展信愉快。我也觉得尤里奥这个称呼更亲切了,但是我弟弟他却气得三天没理我,真是太小气了!

勇利你一直回三句话呢,是什么习惯吗?想多了解你的事情呢。(笑)

                                                                                                Victor】

 

还是第二天。

【抱歉,有一些原因。但我很期待和你聊天。】

 

维克托不放弃。

……

…………

………………

 

 

“唉…”维克托长叹一声,随后将脸贴上手肘整个人歪趴在桌子上。

他感觉自己宛如一位深闺怨妇。和勇利之间的交流维持了快一个半月了,大大小小牵涉各种领域的问题都问了个遍,每次回信的内容依然不超过六句话。他了解到勇利是一个住在日本,再过一个半月不到就满20岁的未成年小男生,不太会讲话,性格有些羞涩内向,喜欢蓝色,有一条叫小维的贵宾犬……他甚至有个特技是擅长减肥?

这些信息被一点一滴珍藏在维克托的脑海里,铭刻在名为《胜生勇利》的书本之中,唯一差的就是封面和后续发展。

可了解的越多,对他的好奇反而越深。维克托能够感受到,即使随着交流的加深,对方渐渐开始卸下心房,但那堵一开始就存在的墙依然坚挺地横在他们中间,连扇门都没有。

半个月前,在得知对方也养过贵宾犬后维克托曾尝试要求想要一张小维的照片,但那次之后回信就突然中断了——直至第三天,就在维克托懊悔不已快要放弃时瓶子突然再次出现,里面只有一个“不”字和一句“抱歉”。

 

看来这是一个雷点。维克托牢牢记下,从此再也没提过。

通讯回复了正常,但他能感受到一切似乎又回到了最初的日子,对方刚刚伸出的一根小指头就这样被自己一炮轰了回去。

 

糟糕,太糟糕了。维克托只想哀嚎。

他决定趴在桌子上深深地忏悔自己的罪过,阿门。

 

尤里奥觉得自家老哥越来越白痴了。

光是之前每天扔瓶子他还能勉强接受,但如今有了回信了反而比之前还要唉声叹气,整天情绪满满、眉头深锁的,他是待字闺中的少女在等待战场上未婚夫的消息吗?

而且对方还是个男的?!

不不,他并不是歧视同性恋,毕竟自己……

嗯?嗯嗯??我什么?

 

尤里奥突然一拍桌子“噌”地一下站起来,把正沉浸在个人情绪的维克托吓了一跳,抬头一看,结果好死不死对上了眼。

“呸!”尤里奥大口一吐——虽然什么都没有,一手指着对面懵懂脸的银发生物愤怒一吼,“去死吧死基佬!”

 

无故被骂的维克托歪了歪脑袋,露出思考的表情。

基佬?谁?我吗?

从未接触过恋爱的维克托先生认真回忆了这段时间来的复杂心情和事情发展过程。

 

好像……是这么回事儿?



================分割线===============

我真的不是谐星路线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_(:з」∠)_奥塔别克会出来的,大家不要着急。有疑问欢迎评论,谢谢大家。

评论(2)
热度(15)
©混蛋猴子口_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