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蛋猴子口_口

一个脑洞奇特的写手,沢田纲吉是我老公谢谢。至爱伏八,世界毁灭了也依然写着伏八,主要喜欢CP:伏八/胜出/出胜/轰出/前面的3P/奈因/晴艾/青黄/维勇/勇维/漠尚/忘羡/洛沈/新双黑等。(」゜ロ゜)」吃的比较杂,年纪大了除了伏八没有特别大的洁癖。

【维勇/奥尤】心之所向 Chapter.3

Chapter.3


  • 设定:漂流瓶设定,漂流瓶会去哪里会根据寄出的人的心走,即谓心之所向。【去到想去的人身边漂流瓶会变成金色星光,若无法联系到对方会沉底。】

  • Love & Life属于他们,OOC属于我

  •  本章主奥尤

  • 日更,之前走这里:

 ================分割线===============

尤里奥最近真的很忧郁。忧郁到感觉自己金灿灿的毛发都要发黄枯萎了。

原因有二:一是自从上次自己“不小心”点醒了某人后,其表情、言语、动作越发令人发指。其实维克托并没有做什么很过分的行为,依旧是每天看看书增进一下知识+给远方的另一位yuri寄漂流瓶。

你要谈恋爱,我支持;你要诉衷肠,我听着;你要给信纸翻花样,我帮着想;就连你要我改名我也忍了。

 

可问、题、是——谈恋爱你【哔——】就好好谈,每天笑成一朵向日葵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是找“日”吗?况且你看的方向也不对啊大哥!我的傻哥哥诶!!还要每天在叫我名字的时候突然就自顾自地沉溺在思念之中然后一个劲儿傻笑,一个名字的冲击这么大吗?

反正家里是待不下去了。尤里奥深深地这么觉得。

于是他基本每天都往外跑。

 

然后第二个问题就来了。

作为一个18岁的成年人士,尤里奥当然不是出去随地撒泼,而是有规律有计划地出去兜风。

没错,兜风,开摩托车的那种。

他负责吹风,奥塔比克负责开车。

 

奥塔别克·阿尔京,哈萨克斯坦国民,自小在莉莉娅教导学习芭蕾,和尤里奥算得上是竹马竹马,从同一个小学读到了同一个大学。

其实小时候两个人不怎么交流的,只是停留在见面打个招呼的阶段,但当尤里奥成为首席芭蕾舞者之后,因其美貌被粉丝们称为“冰上的妖精”四处围堵,恰好被经过的奥塔别克救助才进行了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交流。当然这首席和二席之间的“美妙场景”一时被传为佳话,美名其曰——英雄与妖精的爱之歌。

 

都在放屁!这是尤里奥听说之后的第一感想。虽然经此一役之后他们确实变成了无话不谈的好友,但奥塔别克在他心里一直是第一好友的位置,其它的……

尤里奥动了动手臂,将前方人的腰搂紧。

他是没想过,但不代表他一直不想,也不代表对方不想。

 

三天前奥塔别克和他表白了。

他的话语和本人一样,没有华丽的辞藻却满是诚意,仅仅是“我喜欢你”罢了。

 

尤里奥是真的不明白那简单的四个字由面前这个人嘴里说出来怎么就这么动听?

一定是因为嗓音低沉的原因,他想。不然为什么自己的心脏砰砰砰地跳个不停?又为什么大脑仿佛有一把火点燃了一切此刻正熊熊燃烧,还一路烧到了自己的脖颈。

他由衷感谢莉莉娅让自己留的中长发,可以正好遮住已经通红的耳朵。

 

“到了。”熟悉的嗓音将正在想事情的尤里奥拉回了现实,将头盔熟练地挂到车头,翻身下车。

向四周看了看,他有些惊讶。这里正是他们第一次交流的天台,也是友情的见证地。

他转头看向奥塔别克,对方却如往常一般拉住了他的手。

 

又是一阵脸红心跳,纯情的小猫立马全身汗毛竖起,低下头拉了拉帽子,可手到底是没松开。

奥塔别克带着他向前走,尤里奥却紧张地完全无法抬头,只能看着地上两人亦步亦趋的双脚——还有被夕阳拉得很长的交叠身影。

他突然也不清楚自己的心了。

 

他们明明相识已久,却从未深交;却又因仅一次偶然,就相互敞开心扉完全接受。这在一般人眼里完全不可思议,可他却觉得很正常。

这大概是一种习惯,奥塔别克一直在身边的习惯。他是知道的,那个一直追随他的目光,刚开始是惊艳,之后是羡慕,后来是赞许,现在则是跃跃欲试。他曾以为那是对首席的执着,但如今想来恐怕还有更深的含义在其中。

 

“尤里。”奥塔别克站定,回头看着他,“我喜欢你。交往,要,还是不要。”

尽管已进黄昏,但背着阳光的奥塔别克还是被渡上了一层金色的投影,半边身体陷入黑色使整个人看上去有些飘忽不定。

 

尤里奥没由来一阵烦闷。

他猛地抓住对方的外套领口往下一拉,将嘴唇送了上去。

刚才奥塔别克的表情太过柔和,还有那闪烁的金色星光让他感觉对方随时就要消散去往另一个地方。

 

狗屁!他是属于我的。尤里奥狠狠地想到,在对方下唇重重咬了一口。

奥塔别克眸色深了深,抬手环住腰部,另一只手掌控住对方后脑勺往里压以此加重了这次唇舌相交。

尤里奥毕竟还是纯情,被对方难得的强势小小惊到,可感受到嘴里的攻势其实很温柔,就只是瑟缩了一下便迎合了上去。他的动作有些笨拙,却让两个人都沉浸其中。

 

结束这个深吻后,趁着对方喘气的间隙,奥塔别克凑近耳旁。

“你喜欢我。”

这次不是疑问句,也没有二选一。

 

尤里奥没有回答。

他用行动说明了一切——一个紧紧的拥抱。

 

奥塔别克笑了。

“尤拉奇卡。”他唤道。



================分割线===============

明明是自己写得却被最后一句苏到,余音绕梁整整一晚上,要命。

想了想是时候写写奥尤了,一写到尤里奥我就莫名欢脱,年轻小情侣干柴烈火真棒!ヽ(*´Д`*)ノ比心心~

评论(2)
热度(20)
©混蛋猴子口_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