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蛋猴子口_口

一个脑洞奇特的写手,沢田纲吉是我老公谢谢。至爱伏八,世界毁灭了也依然写着伏八,主要喜欢CP:伏八/胜出/出胜/轰出/前面的3P/奈因/晴艾/青黄/维勇/勇维/漠尚/忘羡/洛沈/新双黑等。(」゜ロ゜)」吃的比较杂,年纪大了除了伏八没有特别大的洁癖。

【勇维】躁动(ABO) 短篇

半夜修仙,维勇、勇维我都吃,感谢大家。
1.勇A维O
2.高中生设定
3.ooc属于我,love&life属于他们

=======分割线=======

班里来了一个新的转学生。令人惊艳的美貌,柔软飘逸的银色长发,水晶般的眼眸。
更重要的是,脖子上的黑色颈圈。
这是个Omega,毋庸置疑。

“我是维克托。”他笑了笑,“请大家多多指教。”
班级里开始躁动,甚至能听到一些Alpha吞咽口水的声音。
毕竟是盛夏,浮躁难安。
伴随着一阵阵的热浪和规律的蝉鸣声,勇利翻了一页书本。

维克托看着那唯一的沉默者,眼中波光流转。
黑色的瞳孔,黑色的利落短发,黑色校服全排紧扣,就连眼镜都是黑色。
全副武装。

喧嚣中的沉默,唯一的解释只有欲望。

维克托突然后退一步,轻靠在讲台。
“抱歉老师。”他说,“我有些不舒服。”
老师摸了摸他的额头:“有点热,可能是中暑了。”他转头,无视几个跃跃欲试的身影说道:“胜生,你是卫生委员,陪维克托去一下医务室吧。”

勇利皱了下眉头,又很快松开。
将手中的书合上,放好,他站起身。
缓步走上前,室内拖鞋与地板的摩擦声回响在维克托耳边。
又是一阵晕眩。

“麻烦你了,胜生同学。”他露出友好的微笑。
勇利扶住他的手臂,让对方重心转移到自己身上:“没事。”
“这是我的义务。”

保健室门开着,老师不在。勇利将维克托安置在一张床上坐着,翻出一张冰宝贴交给对方后坐在老师的位置填写着登记表。

维克托看着他好一会儿,开口说道:“勇利,你生气了吗?”
突然转变的称呼揭露了二者之间不一般的关系。
勇利依然填着表格,没有任何反应。
维克托也不再说话,空气一下子安静下来。

写上最后一笔,勇利盖上笔盖,站起身看向旁边人。
维克托一下子紧张起来,漂亮的眼睛扑闪了好几下。
然而他所想的一切并没有发生。
“你好好休息。”留下这句话,勇利朝门口走去。

一个枕头被扔了过来,砸在了勇利的背上。
叹了口气,勇利拉上了门,落锁。

维克托扑在床上委屈了好一会儿,心里又自责又气愤,期期艾艾地转头想看一下对方的背影却被真人吓了一跳。
“勇利……”他开口呼唤,声音软软的,有些哀求味道。
勇利没动,声线还是平平的:“你不该来这里,维克托。”
“你正在发情。”

“可是……”
“没有可是。”直接打断对方的辩解,勇利走到窗前,向窗外看去。

上课铃早就打过了,操场上的班级正在上体育课,保健老师正在为一位omega学生做紧急处理。
一切就绪。
关上窗,拉上窗帘,整个房间陷入一片幽蓝色的昏暗。
将空调打开,勇利将右腿膝盖插入“病患”的两腿中间,一只手拉开了衣领。

“勇利……”维克托的眼神开始迷离。
“转过去。”勇利命令道。
年轻的Omega早已被信息素迷得七荤八素,对强势的话语乖乖照做。
用力拉开粘合的颈圈,雪白的后颈暴露在空气中,让维克托颤抖了一下。
——那里有一个小小的,却深可见血的牙印。显示着这个Omega早已被标记,并且已经好多年了。
低头在那片禁区闻了闻,在对方的轻颤中,勇利又一次沿着纹路咬了下去,重重地。

“啊——!”维克托仰起头,呻吟声不知是痛苦还是欢愉,“勇利,勇利……”
“我非常生气,维恰。”一只手抚摸着对方的腰线,勇利在自家Omega耳旁轻声说道。
“你是我的Omega。”

=======分割线=======
CP20.5sp勇维小料准备中,感谢大家。
再说一次,维勇、勇维我都吃,不接受撕逼等等麻烦事,做人开心最重要。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15)
热度(113)
©混蛋猴子口_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