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蛋猴子口_口

一个脑洞奇特的写手,沢田纲吉是我老公谢谢。至爱伏八,世界毁灭了也依然写着伏八,主要喜欢CP:伏八/胜出/出胜/轰出/前面的3P/奈因/晴艾/青黄/维勇/勇维/漠尚/忘羡/洛沈/新双黑等。(」゜ロ゜)」吃的比较杂,年纪大了除了伏八没有特别大的洁癖。

【维勇】我曾爱过 (连载2.12)

  • 设定:因为公事出差去的维克托,在情人节到来之前勇利独自一人在两个人的家里度过的普通的三天,以勇利第一人称视角来讲述。【情人节晚上维恰会赶回来的啦hhhh!】

  • Love & Life属于他们,OOC属于我

  • 这不是日记形式!!!

 ================分割线===============

2月12日,多云。

睁开眼,天色渐明。伸出手抚摸另一边床铺,我仿佛还能从中继续感受到属于对方的温暖。

维克托已经不在了。


我用手捂住脸,难过得只想哭。

你瞧,你才刚走,我就已被思念的浪潮覆盖。


可能就如维克托所说,运动员大多情感纤细,而我更是连神经末梢都带着信号器,一点波动就能敏感地不停颤抖。

笨蛋维克托,明明让我改变的人是你啊!

随随便便吸引我的注意力,随随便便光彩夺目,随随便便要当我的教练,又随随便便决定要和我在一起。

你总是这样,那么轻易就闯入了我的世界,让所有的一切都围着你打转。


我在床上翻来覆去良久,抱着维克托的枕头大力呼吸,想要汲取这最后的一点温度。

然后理所当然的,我收到了尤里奥狂轰滥炸般的电话,一接听,又是满口粗鲁的用语。


真是越来越有气势了呢,尤里奥。


匆匆忙忙起床整理了一下自己,连早饭都来不及做,简单包了个三明治就背着包出了门。

——啊啊啊糟糕了,忘记准备马卡钦的事物了!


等等。

我突然想起,马卡钦也被你带走了。

可恶的维克托,你就连马卡钦都带走,却将我一个人留在了这里吗?

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维克托。

真糟糕,我又想哭了。


大概是受心情所影响,今天的练习格外的顺利,雅科夫虽然一如既往冷着张脸,却也出口表扬了一句:“有一种令人感同身受的寂寞。”

寂寞吗?

确实是寂寞了,可这能责怪我吗?我们已经有超过8个小时没有见面了呢,维克托。


尤里奥虽然不服气,却也点了点头:“笨蛋猪排饭还是有努力的啊。”

当然有啦,我现在可是努力将思绪集中在练习上,否则我满满的思念又该如何排解呢?


晚饭过后,和披集进行了一次视频通话。

披集真是一个有精神的人,他总是笑着,和谁都能天南地北地聊;他也很热心,无论是谁都愿意跟他倾诉。

可我却无法开口。

或者说,这份心情除了我自己,没有人可以理解。


“勇利,你该做一些属于自己的事,或能够让你快乐的事物。”察觉到我的心不在焉,披集安慰道。

我也想啊,可是从相遇开始,我的人生里除了花滑,就是维克托了。

维克托,

维克托,

维克托。

维克托真是讨厌死了!

你为什么就这样离开了呢?

你甚至过分到连马卡钦都带走,难道你要抹去所有存在过的痕迹吗?


真是太痛苦了,我的眼泪根本停不下来,即使用手遮挡,泪水也会从指尖滑落,在新换的枕头上留下一滩滩水渍。

你现在好吗,维克托。


评论(2)
热度(17)
©混蛋猴子口_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