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蛋猴子口_口

一个脑洞奇特的写手,沢田纲吉是我老公谢谢。至爱伏八,世界毁灭了也依然写着伏八,主要喜欢CP:伏八/胜出/出胜/轰出/前面的3P/奈因/晴艾/青黄/维勇/勇维/漠尚/忘羡/洛沈/新双黑等。(」゜ロ゜)」吃的比较杂,年纪大了除了伏八没有特别大的洁癖。

【伏八】磷火 Chapter.1

背景私设:磷火世界观,在这个世界观里的人,爱上一个人以后,只要有一瞬间觉得非他不可,就会促使皮肤下的磷火开始燃烧,整个人从指尖开始自燃,火焰是蓝色的。那么在这个设定下出的问题就是,自燃后的你是选择拉着爱人一起死还是自己孤独死去呢?你的爱人是选择和你一起死还是逃避呢?总之是个比较开阔的私设。

================分割线===============

火。

到处是火。

那甜蜜的、罪恶的、快乐的、痛苦的、骄傲的、悔恨的,

充满希望又最终化为绝望的,

那所有的一切,都在这把无尽的赤色火焰中燃烧殆尽。

 

他就站在火中,站在这片慢慢变为废墟的回忆里,闭上了眼。

眼泪都蒸发。

 

那无尽的寂寞和悔恨,在此刻全部化为灰烬。

他终于能够去所爱之人的身边。


Chapter.1

 

从有意识开始,伏见便明白这是个冷漠的世界。

“人与人相爱是错误的。”——这个道理自母亲口中听了无数遍。

 

年幼的伏见也曾对于父母之间的关系感到奇怪:

“为什么相爱是错误的呢?”

“妈妈你不爱爸爸吗?那你们为什么结婚呢?”

“我不是爱的结晶吗?”

“妈妈你不爱我吗?”

“妈妈,妈妈……”

一遍又一遍,他不知疲倦地询问着。

“闭嘴!”终于,被问烦了的母亲咆哮起来,平时温柔端庄的脸庞此刻也显得扭曲,看不真实。她用力拍掉孩子的手,歇斯底里地怒骂道:“你给我闭嘴!我是抱着怎样的心态生下你的!你根本就什么都……什么都不明白……”

连被打痛的手都忘记,小伏见看着眼前泣不成声的母亲不知所措。

——是我做错什么了吗?

他不清楚。所以他什么都做不了,只能呆呆地看着。但仿佛被房间里悲伤的气氛所感染一般,胸口闷闷的,肚子里开始扭痛,鼻子也酸涩,眼睛里聚集起雾气。

 

伏见大哭了起来。声音尖锐,带着童音,犹如回到了刚出生的时候——世界一片氤氲,悲伤无法阻止。

 

——直到他被赶来的父亲抱离了房间。

 

那印象里模糊不清的父亲,此刻却将儿子抱在怀里,在走廊上慢慢地踱着步,一抖一抖地哄着。

“猿……猿比古……做错……做错了什么吗?”他问道,声音哭哑了,喉咙里还打着泪嗝。

伏见仁希停下了脚步。

看着怀里虽然止住了哭泣,鼻子还一抽一抽的儿子,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良久,长叹一口气。

“猿比古。”他伸出手摸了摸孩子的脑袋,“这不是你的错。”

小伏见被吓了一跳。

在他的印象里,母亲虽然也有自己的工作,但家里的一切都是由她打理的;而父亲却总是一脸玩世不恭,夜不归宿更是家常便饭,难得见面也只会用着调笑般的语气叫自己“小猴子”。

但他今天不但叫了“猿比古”,还温柔地摸了自己的头。

伏见有些懵。这是他第一次觉得眼前这个人是自己的父亲。

 

——而这个父亲却自杀了。

 

算自杀吗?

其实这个问题时至今日,伏见也无法给出一个正确的答案。

那真的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早晨,母亲在厨房里忙活着早饭,父亲懒洋洋地趴在餐桌上看着邮差刚送来的报纸,顺便逗弄坐在桌前因困倦而头一点一点的自己。唯一的异样可能就是那一通电话吧。

 

没错,就是那通电话。

看着手机屏幕上不停闪烁的陌生号码,伏见仁希露出苦笑,就这样响了五六次之后,他站起身,去庭院里接通了电话。

房间里变得安静,只有厨房里传来锅碗瓢盆敲打的声响。被父亲拉开的门露着一丝缝隙,因为已经入秋的原因,飘进来的风有些小冷,让他打了一下哆嗦。

伏见揉了揉眼睛——没办法,他真的太困了,早起对于每一个孩子来说都是噩梦。他缓慢地站起身,边拉开门边叫道:“爸爸。”

“倏”地一声。

伏见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那是他第一次见到的“焰火”,美丽的蓝色火焰熊熊燃烧,将父亲包围其中,那个人甚至还保持着打电话的姿势。

“不要看!”赶来的母亲尖叫着遮住了孩子的双眼。

伏见什么都看不见了,一片黑暗,但是他听到火焰燃烧的“噼啪”声,母亲强烈起伏的呼吸声,还有父亲那深沉的临终之言:

“抱歉,木佐,他结婚了。”

“对不起,猿比古……”


================分割线===============

其实已经出本了,因为我比较懒惰所以从来都是写完就出,不喜欢开连载结果导致家里一堆压箱底hhh!不过没关系,大家看得开心就好,基本上一天放一章啦啦啦~

以上。


评论(4)
热度(31)
©混蛋猴子口_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