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蛋猴子口_口

一个脑洞奇特的写手,沢田纲吉是我老公谢谢。至爱伏八,世界毁灭了也依然写着伏八,主要喜欢CP:伏八/胜出/出胜/轰出/前面的3P/奈因/晴艾/青黄/维勇/勇维/漠尚/忘羡/洛沈/新双黑等。(」゜ロ゜)」吃的比较杂,年纪大了除了伏八没有特别大的洁癖。

【伏八】磷火 Chapter.22

Chapter.22

 

八田在一个下雨天去了伏见家。他是去将遗物交还的。

在两个人共同的家里颓废了半个月后,开始收拾东西。结果却只有这样一小包,大多还是生活用品。

虽然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当看到门牌上的“伏见”二字时,他依然觉得自己要崩溃了。

他想逃。但他不能,最起码不是现在。

努力克制住自己,他用尽现在仅有的最大力气摁下了门口对讲机的按钮。

尖锐的机械音在这场大雨里显得尤为刺耳,这回响的一分一秒对八田都是煎熬。

但他不能逃。这是他的责任,他的义务,他的……觉悟。

 

“喂。”对讲机里传出了女声。

“您好,我是八田美咲。”深吸一口气,八田用尽量平稳的语调说着话,“我来送还伏见剩下的东西。”

回答他的只有一片沉默。八田也不急,就那样安静地等着。

“咔嚓”门锁被解开。对讲机终于有了回音:“进来吧。”

八田收起伞,走了进去。

 

屋子里很亮堂,好像所有的灯都被打开了。沙发上坐着一个衣着得体的女子,她转过头,八田便明白这就是伏见的母亲。

太像了。如果不是见证了斯人已逝,他大概会以为是那个人灵魂附体,不肯散去。低下头,八田已经做好了接受对方发泄的准备。

但对方只是对自己笑了笑,用非常温和的语气对自己说:“不用那么拘谨,过来坐。”

 

这完全出乎了八田意料,他以为自己见到的会是愤怒、怨恨,或是咆哮、咒骂……反正不是现在这样的。他甚至想好了面对那样的歇斯底里自己所该做的,比如下跪请求原谅,又比如挣扎着遮掩住自己的丑恶……

真可笑。他想。明明自己才是酿成这一切灾祸的元凶,但是为什么不论是猿比古,还是眼前猿比古的母亲,所表现出的态度都是优雅和从容,这些只会让他变得更加自我厌恶。

 

他坐在了她的对面,将头埋得很低,小声说这话表明自己的来意,从头至尾不曾看过对面一眼。

他是害怕的。怕看到对方严重的伤痛,那比什么都让他绝望。那半个月他已经生不如死,待在曾经共同呼吸的地方,如今却只剩下他一个人了,那让他感到窒息,无法动弹,快要死去。于是他活了,开始一件件整理那个人的东西,每一样都轻轻地抚摸,执着地想要将其捂热,犹如它的主人还活着一般不断地自欺欺人着。

 

伏见木佐看着手里儿子的遗物,却只是摇了摇头,重新将他放回了八田的面前。

“这是属于你的。”她说道,“我没有资格收下它。”

八田有些讶异。但看着面前女性的微笑,他明白自己无法拒绝,又将东西收了回来。

“对不起……”他开口,带着厚厚的鼻音,“我真的很抱歉,都是我……”

他没有说下去,因为对方握住了他的手。

 

伏见木佐再次对面前的年轻人摇了摇头,努力压制着内心快要将自己淹没的情感,用尽量平稳的声线述说着:

“他真的是个傻孩子,跟他的父亲一样倔。但是很多时候,我真的很羡慕他们,羡慕那种愿意为了所爱奋不顾身的想法。你知道吗?他刚出生的时候,我曾真的想过这是我的孩子,我要好好疼爱他,即使他并不是我心爱之人的血脉也无所谓。但是后来……仁希……他的父亲那样子死去之后,我就再也无法承受了。我真的没有办法爱他!但这是我的责任,我不能……”

她吸了一下鼻子,不想让眼泪流下来,可惜做不到。

“所以我用了最卑鄙的做法……我养育他,却不爱护他,让他独自一人承受了那么多……但是我害怕!我真的害怕!他越来越像他的父亲,他就像一面镜子,时时刻刻提醒着我我有多么无能、胆怯!”

“猿比古不会这么想的!”八田急切地为伏见辩解。

“我知道……我不怪你,是因为这不是你一个人的错,如果能够……我能够更关心他一些……”她终于再也忍不住,将额头抵在双手,泣不成声,“我只是希望……希望他能够变得冷漠……希望这个冷漠能够救他……无论如何,那是我的孩子啊……”

 

八田受到了巨大的震撼。

这是第一次,他知晓了连猿比古都不曾知道的真相。

 

他觉得眼前这个女人,不,母亲,就快要无法承受那份巨大的悲伤。





评论
热度(11)
©混蛋猴子口_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