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蛋猴子口_口

一个脑洞奇特的写手,沢田纲吉是我老公谢谢。至爱伏八,世界毁灭了也依然写着伏八,主要喜欢CP:伏八/胜出/出胜/轰出/前面的3P/奈因/晴艾/青黄/维勇/勇维/漠尚/忘羡/洛沈/新双黑等。(」゜ロ゜)」吃的比较杂,年纪大了除了伏八没有特别大的洁癖。

【伏八】磷火 Chapter.23(完结)

Chapter.23

 

在那个下午,伏见木佐犹如要将毕生的眼泪都要流尽一般握着八田的手哭得肝肠寸断。

之后,她哑着嗓子为自己的失态像八田表达了歉意,并将仍然保持着生前模样的伏见的房间为八田打开了。

“猿比古一定也是这么希望的。”她对八田说道。

 

明明是很久没人住的房间,空气中却满是清爽的味道。一定是经常派人打扫的吧,八田心想。

将房间扫视了一遍,果然东西还是那么少。他笑道:“猴子你还真没情趣。”

然而没有人会再回答他了。

他伸出手,手指沿着家具的纹理滑动。其实这并不是他第一次来这个房间了,但却是最陌生的一次,因为那种彼此相连的感觉消失了。

这一切不断地提醒着,他的爱人已经不在了这个事实。

他在床上坐下来,翻开了手中的日记本——这也是伏见的母亲给他的。

他一页一页的翻着。开始的时候,他笑着,看着有些泛黄的纸张上面稚嫩的笔画,联想到之后还嘲讽别人字丑的猿比古,八田就觉得好笑。

他接着往后翻,但是翻着翻着,他就不动了。

那一页夹着一张画,是小时候的自己画的童年玩伴“小猴子”,样子丑极了,但八田脑子一片空白。

继续翻着,越翻越快,越翻越快,最后将其合上抱在胸口,紧紧地。

再抬头,已是泪流满面。那一页页好看的字迹,书写的都是对自己的爱意。他究竟错过了多少,这是他的罪过吗?以至于到最后连补偿的机会都不愿意给他,独留他一人在这空虚的世间徘徊、懊悔。

 

“你总是这样,什么都不告诉我。”他低声低喃,目光柔和,仿佛看在屋子里并不存在的某样东西说着悄悄话,“而我也总是什么都不肯说。但是这次不会了。”


“我不会让你一个人的。”

 

夜幕降临前,八田离开了伏见家。临走前,他专门去伏见木佐的房间进行了告别。

他对她说道:“我了解猿比古。他看上去总是很冷淡,但他的内心却非常寂寞。我明白您内心的愧疚,但是我也一样,对于无法拯救他这件事情,不管是您,还是我,都有无法摆脱的责任,这是我们的罪孽。”

“所以。”他专注的眼神看着面前的人,声音掷地有声,“请活下去。承担着这份罪孽活下去。今天过后,您将成为留下的那个人,将一切埋藏心底,用一生去奢求原谅。”

伏见木佐被这孩子的眼神和语气震撼了。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八田已经下楼了。

她跌跌撞撞地跟下去,追到门口的时候对着那个瘦小的声影质问道:“那你呢?你也打算这么做吗?”

“不。”八田撑起伞,头也不回地说道,“我不会让他一个人的。”

铺天盖地的不安充满了伏见木佐的心,可她无能为力。她感觉自己隐约有些明白那个孩子要做什么,但是当她想要出口阻止的时候,他的背影早就淹没在这深深的雨雾之中。

 

 

当天晚上,她被一阵紧凑的鸣笛声吵醒。不知为什么,一阵心慌,竟然再也睡不着了。只好披着一件外套开始工作,一做就做到天亮,整整一个通宵。

看着外面变亮的天色,她起身为自己泡了一杯咖啡提神,同时打开了电视。

 

“……XXX年XX月X日凌晨x点xx分,XXX地区一座出租公房被烧毁,一名少年死亡。受害者身份是当地一所高校的三年级学生,名叫八田美咲。据住在隔壁的邻居所说,受害者于昨晚归家之后就将自己反锁于家中,之后有人发现房屋内着火,且火势迅猛,但因其门窗紧闭,导致解救困难,最终引发了这一场悲剧。本案疑似是由受害者本人错误使用明火等用具引起的事件……”

“哐嚓。”茶杯应声摔在了地上。杯中深棕色的液体沿着碎片快速地流动着,不一会儿就在地上形成了一小块水洼。

 

 

 -END-


================分割线===============

到这里正文就完结了, 明后两天还会有两篇番外!

评论(2)
热度(19)
©混蛋猴子口_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