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蛋猴子口_口

一个脑洞奇特的写手,沢田纲吉是我老公谢谢。至爱伏八,世界毁灭了也依然写着伏八,主要喜欢CP:伏八/胜出/出胜/轰出/前面的3P/奈因/晴艾/青黄/维勇/勇维/漠尚/忘羡/洛沈/新双黑等。(」゜ロ゜)」吃的比较杂,年纪大了除了伏八没有特别大的洁癖。

【维勇/奥尤】心之所向 Chapter.1

Chapter.1


  • 设定:漂流瓶设定,漂流瓶会去哪里会根据寄出的人的心走,即谓心之所向。【去到想去的人身边漂流瓶会变成金色星光,若无法联系到对方会沉底。】

  • Love & Life属于他们,OOC属于我

  • 日更,之前走这里:

 ================分割线===============

蔚蓝的天空,和煦的日光,徐徐的海风,这是九月的爱琴海。

维克托闭着眼站在沙滩上,吸一口气后长长地吐出来感受这大自然的恩赐。

这是他在这里生活的第五个年头,不算大的城市里早已遍布了他的脚印,每一块石板也都曾感受过来自于他的触摸,一切的一切都在向他传达着属于这块土地的温柔与包容。

可还是少了什么——这里并不是他的归宿,即使这片蓝色是自年幼起便一直向往的。

于是他每天都来这里放漂流瓶,让那透明的玻璃体中盛载着他的疑问和向往去往远方,未知的尽头。

 

尤里奥也每天都要看一遍这个场景。

说句实话,完·全·不·能·理·解,这种仿佛老头子的行为在他眼里只有迂腐两字。

哦,刚才那个词用的真高深,给自己鼓鼓掌。

 

虽然不耐,但他依然呼唤道:“吃饭了,维克托。”

维克托回头笑了笑。

“我就来。”他说。

 

 

“愿神赐予我祝福,是他赐我们食物,使我们活着。阿门! ”虔诚的祷告是每次用餐前必不可少的,其实维克托并不是个信教徒,但他依然打从心底里感谢神。

感谢神听到了他的乞求,赐予他生命和家人。

 

他是十四年前被雅科夫和莉莉娅捡到的。

十二月的圣彼得堡,寒冷就像是把无情的剑,将年幼的他死死钉在石板上,无声无息地抽取着他的生命。

就在他以为自己要这样去天堂的时候,他们发现了他。

“天哪,是个孩子!”意识朦胧间,他听到一个女声,“他快冻僵了!”

他们将他抱在怀里,一点都不嫌弃他又破又脏,用昂贵的大衣裹紧他冰冷的身躯,两只又大又热的手掌将他已经冻得发紫的小手握在手心,持续传送着温度。

他快要幸福地流下泪了,可他已经没力气了。

 

之后他们就成为了一家人,他还有了一个弟弟——尤里·普利赛提,一个漂亮的金发小天使,父母在他年幼时就去世了,爷爷将他送到莉莉娅这里学习,每年他会在年中回去一次,然后圣诞时爷爷来这里和他们一起跨年。

那是个和蔼的老人家,会做好吃的皮罗什基面包,还每次都给他带生日礼物。自从三年前知道他要隐退后,生日礼物就变成了亲手制作的各种木质家具,去年送的就是一把椅子,说是让他多晒晒太阳放松放松什么的……

 

沉浸在回忆里的维克托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连带着手里的汤勺也抖了两下。

“吃饭时候你笑什么?”对面的尤里奥挑挑眉,用看智障一般的眼神盯着他,“果然是年纪大了控制不住神经。”

维克托也不生气,笑眯眯地说道:“真过分啊yuri,我才22而已啊。”

“你也知道啊,我还以为你老年痴呆了呢。”

“没有啦,我只是在想瓶子啦。”

“反正都会被退回来的。”尤里奥低头喝了口汤,“不知道你在坚持什么。”

“今天不会。”突然正经的语气让尤里奥抬头看了眼,对方的目光难得充满了希冀,“那里有光。”

他又放松下来,目光柔和,左手叠着右手晃动两下勺子,搁在手背上的脑袋还配合着摇了摇。

“对方会是个怎样的美人呢?”

“收起你的妄想吧,老秃子。”

“我只是发际线高而已。”

“原来你的头发就是你的智慧,你秃了你也变蠢了。”

 

“够了!”一直努力忍耐此刻满头青筋的雅科夫终于拍案而起。

“你是从哪里学来这么粗鲁的语言,yuri!”

“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哪里还有一点芭蕾舞者的优雅?!”

“你爷爷看到会怎么想,你……”

……………

 

Oh shit。尤里奥在心里默默咒骂道。他抬眼看了看对面因幸灾乐祸而正笑得花枝乱颤的某人,翻起无数个白眼。

为什么被骂的只有我?我们不是在互怼吗?EXCUSE ME?喵喵喵喵喵?

糟糕了,雅科夫每次说教都要好久,我该怎么办,在线等急。

尤里奥捏着甜点勺的手都在微微颤抖了,随着时间的推移冰淇淋已经渐渐开始融化,但他脑袋里的温度却不断升高,而就在他快要忍不住掀桌子的时候,一阵可爱的猫叫平息了一切声响。

将手机快速接到耳旁,尤里奥想都不想脱口而出:“我现在就出来,你在门口等我!!”不等对方应答直接将餐具一扔,抓起外套就往外跑。穿衣、换鞋、关门的动作一气呵成,等雅科夫反应过来哪里还有人影,只好独自气到血压快要爆表,坐在位子上生闷气。

一直沉默不语的莉莉娅拍拍丈夫的手背以示安慰,转头看了看大儿子努力忍笑的表情,无奈地开口:“维恰你也是,不要总是欺负你yuri。”

“是的母亲。”维克托一下子正襟危坐,表情严肃地点点头。

 

正在这时,维克托面前突然出现金色的光点,那些光点越聚越多,旋转着,幻化成了玻璃瓶的形状。他连忙伸手去抓,握住瓶身的同时金光瞬间消散,手里只剩下之前寄出去的瓶子。

打开盖子,里面的纸条换过了正方形的淡蓝色便签纸,上面写着对维克托的回答。

 

【What do you want?——V】

 

【Life ——Yuri】



 ================分割线===============

写肉五分钟,正文一个月。

我这个人真的是容易卡正文……第一章是用来交代一些背景的,努力日更,感谢大家。

评论
热度(26)
©混蛋猴子口_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