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蛋猴子口_口

一个脑洞奇特的写手,沢田纲吉是我老公谢谢。至爱伏八,世界毁灭了也依然写着伏八,主要喜欢CP:伏八/胜出/出胜/轰出/前面的3P/奈因/晴艾/青黄/维勇/勇维/漠尚/忘羡/洛沈/新双黑等。(」゜ロ゜)」吃的比较杂,年纪大了除了伏八没有特别大的洁癖。

【维勇/奥尤】心之所向 Chapter.4

Chapter.4


  • 设定:漂流瓶设定,漂流瓶会去哪里会根据寄出的人的心走,即谓心之所向。【去到想去的人身边漂流瓶会变成金色星光,若无法联系到对方会沉底。】

  • Love & Life属于他们,OOC属于我

  •  本章大型家庭教育

  • 日更,之前走这里:

 ================分割线===============

厚重的书本堆叠齐高,迎着新一天的阳光,维克托将最后的文件阅读完毕后随手扔到了桌上。

将疲倦的身躯倒在旋转椅上伸展开,实实在在伸了一个懒腰——他为了这个项目已经连续工作三天了。

手臂交叠叠在脑后,维克托看着天花板发呆。

阳光透过缝隙在透明茶几上洒下一片金光,桌上的玻璃瓶时而被窗帘轻抚,一闪一闪的,好几次晃过他的眼睛。

 

维克托猛地跳了起来。

他一个箭步跨到桌旁抓起瓶子——那快让自己晃瞎眼的“罪魁祸首”不正是三天前他寄出的漂流瓶吗?它什么时候来的?自己一定是忙着工作了……

仰天怒嚎一声,他小心翼翼打开了瓶塞拿出了纸条,上面是对于他因工作原因“请假”的回答:

【好的。注意身体,加油维克托。】

 

恋爱中的维少女表示自己已经不行了。

他两手紧紧捏着这张小纸条,“咚”一声后跳上沙发犹如一条脱水的鲶鱼一般不停扭动,一边扭一边喃喃“勇利是我的小天使”“他叫我了叫我了”“我爱他么么哒”等幼稚无比的爱意表达,就差把嘴唇贴上“维克托”那三个字了。

听到声音进来的尤里奥看到这一幕,原本关切的眼神立马一潭死水。

 

妈的,辣眼睛。

你有本事在家里嗷嗷待哺你有本事去表白啊!

人一冲动,这些话就说了出来。房间里一时间陷入了尴尬的沉默。维克托僵硬着身躯,默默抬头看着尤里奥眨巴了几下眼睛。

一时无言。

 

尤里奥心里那个悔啊——老哥你能不能当刚才无事发生。

“我也想。”没想维克托突然开口,语气里居然透着丝委屈,“可是那堵墙还没消失。”

“墙?”尤里奥挑挑眉。

“你知道吗,这是他第一次叫我的名字。”维克托躺正身子,对尤里奥招了招手。

尤里奥乖乖走了过去并带上了门。

“你和奥塔别克在一起了吗?”维克托开口问道。

刚准备坐下的尤里奥吓得扭身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

“谁、谁?”刚开始初恋的某人小脸涨得通红,却还一个劲儿想辩解。

维克托“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摆摆手示意对方不要紧张:“你这不是立马暴露了吗,我没别的意思,只是作为哥哥关心一下弟弟的恋爱罢了。”

他眼眸闪了闪,又问道:“那你们发展到哪里了?亲吻or上床?”

好不容易站起来的尤里奥听闻又晃了晃,好在有了前一回的经验,总算是努力克制住了自己。一边在椅子上坐得四平八稳,一边抬眼给对面笑得诡异的老狐狸来了一个鄙视的眼神:“关你屁事。”

“看来是没有了。”维克托了然地点点头,对对面放射的冷箭照单全收,“是谁先表白的?”

“……他。”

“我想也是。那你喜欢他吗?”

“你不是废话吗?”

“那你怎么不表白?”

“我哪儿知道他会不会同意啊!”刚吼完尤里奥就愣住了,表情一下子局促起来,“你……”

 

维克托也不着急,起身给他倒了杯水放在桌上,复又坐下。

“你看,你和奥塔别克相识多年都无法确认对方的心意,更何况是我。”他说,“到现在也不过两个月而已,换做是你,对方突然和你表白你会怎么想?”

“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不是奥塔别克果断的性格促使他先对你表达情感,你们之间不会一直止步于朋友的状态呢?”

“我了解你尤拉奇卡,你是个冲动勇敢的性格,如果你确定了一样事物一定会勇往直前,但你还是没有先表白,我是否可以理解成:在对方表白前,你也并未认清这份感情?”

“我……”尤里奥想开口,却被维克托一口打断。

“不要辩解,你都写在脸上了。”他的语气突然有些急促起来,“你真的确定现在认为的喜欢是真的喜欢吗,而不是在对方的影响之下产生的共鸣而已?”

“你现在是还能够幸福快乐,可是过了一段时间呢?如果你发现那并不是喜欢你又该怎么办呢?你……”

 

“等等,等等。”尤里奥突然伸出手做了一个阻断的动作,他的表情变得有些奇怪。

“所以说。”他定定地看着维克托,“你现在的问题是,你‘因为互相不够了解所以不敢确定对方的心意是否和你一样’并且‘由于是远距离恋爱加上对方性格导致你也无法相信对方和你两情相悦的可能性’是吗?”

维克托一时语塞。

“蠢毙了!”尤里奥用力拍了一下桌子,玻璃制的茶几连带杯子都轻微晃动了两下,“搞了半天你不但懦弱胆小,还搞迁怒。”

他站起来就往外走,语气有些炸毛:“没有人可以随时百分之百确定自己的心情,但最起码现在,我知道我喜欢奥塔。”

 

“而你,不过是个连问都不敢问的胆小鬼。”

“弱爆了你,维克托·费尔茨曼。”

 

 

将门超用力的关上,而后不顾雅科夫“不准那么粗鲁”的教育,尤里奥戴上兜帽,边快速往外走边抓起电话就拨打。

“喂,尤拉奇卡。”那个令人安心的声音在耳旁响起,尤里奥用力地吸了吸鼻子勉强忍住了眼泪。

对方似乎有所察觉,语气充满了关心:“发生什么了吗?”

“没什么,只是碰到了一个臭老头而已。”尤里奥撇撇嘴,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语气里有着撒娇的成分,“我要见你。”

 

对方没有任何犹豫。

“好,我就来。”



 ================分割线===============

爽!看动画最后一集的拥抱时候我就想让尤里奥教训维克秃了!

奥总实力宠,我每天都被自己写得最后一句苏到到底是要怎样……【呼唤母爱。

评论
热度(13)
©混蛋猴子口_口 | Powered by LOFTER